给婉的文评——边陲往事

 @花间客_婉 

很喜欢婉的小轩窗,前几天点梗,我说想看刘孔,然后发现作者竟真的写出来了,太激动了。看完以后想写篇文评送太太,第一次写,文体不明,选词不当,还请太太不要嫌弃。

这两位的故事可以用“太平本是将军定,不许将军享太平”来概括,点这个梗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吞砒霜的准备,只是没想到这砒霜里还裹挟着一把大刀。

国梁曾称皇帝为义兄,知道是皇帝要他性命时,只是淡淡的说义兄的性子越来越急了。这并不是忠臣遭诬陷被赐死时对待君王的表现,而更像一位师长,恨铁不成钢的对小辈说:你呀,还是沉不住气,总是那么心急。看到这里总觉得国梁对皇帝并没有恨,当时只是以为,那时的国梁随小辉去了,所以对皇上没有任何情绪,即便这种情绪是恨。

但是你应该恨他,你应该像我一样恨他,恨他忠奸不辨、尽信谗言;恨他忘恩负义、手足相残。

因为恨,作为读者的我找到了情感的宣泄口。仿佛这样恨着,才能替我心中烈马长枪、正气凛然的两位将军出一口恶气。你看这厮的小人之心,以为全天下都在觊觎自己的皇位;你看这厮的狠毒心肠,像割野草一样收割了自己兄弟的性命,给他佩把镰刀,妥妥的死神来了。哦,不对,我们不能迷信西方的鬼神,分明是地狱里的阎罗王。可阎罗王还讲究个因果理法,这货根本就四六不分、眼瞎耳聋。恩,让我们大家一起鄙视他!

但是读过这章,我消减了一些恨,生出了一些怜悯。

我从不认为死亡是最令人恐惧的事情,有你陪着我,就连奈何桥边都能开出向日葵,孟婆汤都能当作交杯酒。国梁自始至终都陪着小辉,像一株并蒂莲,生死同命。滔天权势、佳酿美人,都不及我心底的那个你。而皇帝心中,也曾装着两个人。

那个被皇室视为弃子的少年,若是知道小辉在边陲以性命相搏护他周全,那刘孔二人是否最终能杯酒释兵权。少年不知吗?少年怎能不知?!若是不知,怎会想要将虎符分予他,怎会觉得丹书铁券委屈了他,怎会置御史台的折子于不顾单因国梁的家书而愁容满面?

只是,那盈满宠溺的桃花酥怎会化作数只穿心箭和一杯断肠酒?

此前,我理直气壮的恨着皇帝,恨着这个单调纯粹的坏人。但记录在内史里的桃花酥却让我看到了少年阿珩,捧着一颗热腾腾的赤子之心,立于朝堂之上,立于万人之上。看了边陲往事,我更想问皇帝一句,你怎能狠下心来!你怎能狠下心来?你怎能狠下心来啊......

也许,阿珩早就被皇帝一刀劈死了。这个阴险狡诈、虚伪不堪的皇帝赐死了刘孔二人,而不是二人的兄长阿珩要取他们的性命。

想到这里,我反而释然了,也许阿珩早就先去一步,坐在孟婆桥头,思念等着自己的两个弟弟。

感谢婉,悲情的情节也充满了温暖,你一定也是一个温暖的人。小轩窗这篇文我会一直等下去~不论多久,我等得及。


评论
热度(4)
  1. 花间客_婉路人甲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是一个特别不愿意自己刨梗的人,但是我又爱下暗刀子,所以,每当有看文的小可爱发现埋梗的时候,我都特别...

© 路人甲 | Powered by LOFTER